相关文章

阴定权-无锡地区将垃圾分类引入市场化第一人

来源网址:http://www.xyjmzg.com/

  “如果可行,我考虑下阶段投资500万元,铺设50个点,这生意稳赚不赔的。”阴定权从盐城来无锡谋生22年,今年正好40岁,已经有了自己的物资回收公司。可是他觉得自己的事业才刚刚起步,在垃圾分类领域里他还可以大有作为。昨日,他带记者参观了他的“绿色小屋”。这个建在居民小区旁的垃圾回收站,是其产业链的一环。因此,他被称为无锡地区将垃圾分类引入市场化的第一人。

  收垃圾收出一条产业链

  阴定权22年前来无锡的时候做的是搬家公司,生意不好做。他接触收垃圾这个行当,却又是从“搬家”开始的。当时,他们为了多赚钱常常会做一些相关工作,比如帮房主打扫屋子、处理垃圾。有时候房主会把自己不需要的杂物直接让他们去处理,“我们就拿去卖了,结果一屋子垃圾卖的钱居然比搬家费要多几倍!”聪明的阴定权发现了商机之后就立即转行了,拉上几个人,带上一辆车、一杆秤就开始了垃圾收购之路。

  他承认这是个暴利的行业,但他觉得如果想“可持续发展”,就必须规范起来,因为这个行业太乱了。他也曾在收购中进过“赃物”,被派出所追查。他说,如果赚了一堆钱结果被抓进去了,那有意思吗?所以从那个时候起,他就决定要正规化经营。随着他在物资回收领域越来越专业,阴定权发现垃圾分类是行业发展的前景所在。以前收的垃圾很多都是脏兮兮的,是因为缺少分类。阴定权说,如果居民能“帮忙”把垃圾分类好,可省了他们太多的手脚。于是他开始对垃圾分类着迷起来。自己出钱在一些小区和学校门口做垃圾分类宣传。“有一次我们在一个广场做活动,只要送过来的废旧物品都收,要钱就给钱,不要钱的就送小盆景。当天我们就送出去6000多份‘礼’!”如今,他一个“绿色小屋”每天能收到500公斤垃圾,每到下午4点左右门庭若市,公司也由此形成了一条产业链。

  无锡居民的环保意识是强的。阴定权清晰地记得2011年在一个小区做活动,一个小姑娘给他送来了一堆瓶子,他要给她钱,小姑娘不要,还在瓶子中间夹了一张纸条,让阴定权一定要把宣传垃圾分类这件事情坚持下去。“她认为我做的事情很好,说什么也不肯收我们的钱。”阴定权到现在为止依然坚持用环保“换”垃圾的理念。哪怕是完全不值钱的、不可回收的垃圾,如废旧电池、节能灯泡等,有人送过来他就收,还送小盆栽或者衣架什么的。他告诉记者,这种小礼物、小鼓励是非常必要的,因为分类垃圾真的是个烦心活。

  垃圾分类市场化大有作为

  阴定权表示,在垃圾分类市场化的推进中,上下渠道的不畅通是个大问题。首先是政府的扶持和支持力度。他很感谢惠山区城管局给他开绿灯,但在其他地方就麻烦连连,他每天可以从无锡市家政平台上收到50个以上要求回收废品的电话,但很多小区、市区道路收垃圾的汽车是进不去的。而且想在其他地区设点回收垃圾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需要相关部门的支持和认可。其次就是一些有毒有害垃圾的处理渠道不畅。“我现在仓库里光废旧电池就有300多公斤,我找不到地方处理,给环保部门打电话,他们也没有好办法。我就只能先放着。当然,我相信政府总有一天会处理好这个问题的。”

  惠山区城管局局长诸葛强介绍,已给阴定权发了证,即临时占用道路以及其他公共场地行政许可,这是无锡城管系统发出的第一张许可证。城管部门敢吃这只螃蟹,是因为阴定权的理念和诸葛强不谋而合。诸葛强告诉记者,垃圾分类是一定要做的,但仅仅通过政府强推,效果并不明显。而且环卫部门也没有这么多人力、物力来全部扑在垃圾分类这一块工作上。“垃圾回收这个行业现在是混乱的,规范并不是依靠政府来进行的,我觉得市场化是一个好办法,大有作为。”在诸葛强看来,城市环境的管理并不能只局限于政府的强硬管理,多举措并举,同时借助市场的力量是非常有益的。诸葛强曾经多次实地调研和考察过阴定权的各种活动,甚至阴定权准备布点的“绿色小屋”的形象设计,他也参与了。诸葛强说,惠山区是典型的城郊结合部,在一些农村地区垃圾分类确实基本没有铺开。如果阴定权的“绿色小屋”模式成功了,可以推广。“只有将这个市场先规范了,才能将这个行业规范起来,那个时候就逐步理顺了。所以值得一试。”

  新安模式:分类垃圾的一个成功典型

  当地每年垃圾量递减30%

  说到垃圾分类,不得不提到新安街道。该街道从2011年4月开始向全辖区推行垃圾分类。街道在推行中,将居民日常垃圾分为可回收垃圾、不可回收垃圾、餐厨垃圾三类。据了解,目前该街道的垃圾分类覆盖率已经达到了100%,分类正确率一直维持在70%以上。新安街道多是农民安置房,垃圾分类能在这里推行成功,街道着实花了许多力气。在分类之前,街道用了两个月做调查问卷,通过调查街道制定了一套独有的垃圾分类推广模式。街道按照三种垃圾类型定制垃圾桶和垃圾袋,并向每户居民免费提供绿色和灰色两个垃圾桶,一个是放餐厨垃圾的,另一个是放不可回收垃圾。另外,提供给居民的垃圾袋也是按颜色分类,用于居民区别丢弃垃圾。在每栋住宅楼大门口,放置了三种颜色的三个垃圾桶,除了餐厨垃圾和不可回收垃圾外,另一个垃圾桶放置可回收垃圾。每天每个楼道都有垃圾分类指导员在楼道口指导并考核居民垃圾分类。为提高居民垃圾分类的积极性,街道专门制定了积分制,以奖励执行较好的家庭。垃圾分类指导员在工作时间内将检查所有居民投放的垃圾,如果投放没有差错,将在小册子上给居民盖上一章。一个章算一分,积满一定的分值,居民不仅可兑换礼品还能在相关购物点换购商品。每季度及每年累计一定分值的居民还能参加季度抽奖,获得更多的礼品。

  用于居民奖励的资金则来源于餐厨垃圾处理的收益。在垃圾分类推行初期,街道就耗资700多万元购置了两台餐厨垃圾处理机。街道统一收集来的餐厨垃圾都被送到处理中心,经过分拣池分离再送到处理机内,通过分解处理,餐厨垃圾就变成可利用的液体废料,1吨垃圾可出产1吨多的液体肥料。现在两台机器每天可消耗8吨左右的餐厨垃圾,基本能解决新安所有安置房小区的餐厨垃圾。处理机所产生的液体肥料可直接用于农作物,这些肥料有专门的公司回收,每年的经济效益能达到50万左右,这些收益基本能解决在推广垃圾分类时的投入。

  在对居民日常垃圾分门别类收集处理后,新安街道每年的垃圾量都在递减,递减幅度达到30%。为了提高垃圾分类市场效益,街道现在又在建设“开心农场”,农场的肥料可使用由餐厨垃圾加工的有机液体肥,也将实行会员制,鼓励当地市民用垃圾分类的积分换购农场服务项目。农场运营收入也将用来补贴垃圾分类的投入。 (祝筱筠 巫晓凌 关晓玲 谢菁)

  链接

  生活垃圾年增一成垃圾分类迫在眉睫

  日前,民建无锡市委写了一份关于加快垃圾分类的调查报告。该报告中认为,近年来,随着无锡市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生活垃圾产生量逐年增加。市区平均日产生活垃圾达2900吨,高峰期最高日产达3500吨,人均日产出垃圾量为0.8到1公斤,每年的生活垃圾增长率为10%。尽管无锡已经采取卫生填埋和焚烧发电方式对生活垃圾进行处理,达到了无害化处理的要求,但生活垃圾的总量增长迅速,源头减量和资源化利用未得到充分拓展。促进生活垃圾的减量,源头垃圾分类是关键。

  台北的强制垃圾分类政策

  台北市垃圾强制分类实施“一个目标,三个阶段”的政策推行战略,循序渐进。第一个阶段从1998年3月到1999年1月。1998年台北市政府制订垃圾分类、定时定点收计划,开始在两个社区进行5000户家庭的试点计划,回收成果斐然。第二个阶段从1999年1月到2000年7月。2000年台北市政府出台强制垃圾分类政策,将垃圾分为厨余、资源和一般垃圾三类。第三个阶段从2000年7月到2001年1月。政府将垃圾费从原先的水费中分离出来,规定居民必须购买政府指定的垃圾袋用以装一般垃圾,可回收和厨余垃圾不需用指定垃圾袋,实行不分类、不回收的强制垃圾分类政策。2000年7月台北市实施垃圾费随袋征收,3个月之后垃圾量锐减,垃圾处理量已从10年前的3695吨减少到1500吨,垃圾处理费用不升反降,市政园林每年还免费得到30吨堆肥。